台灣手語拾遺

計畫緣起

這個網站的手語句影片,多數是從2008年間我與年長聾人訪談、聊天的記錄中截取出來。當初訪談這些年長的聾人,主要目的是想追溯台灣手語舊時的詞彙、語源, 並且藉由影片將台灣手語的樣貌忠實地記錄下來,或許能作為未來研究台灣手語的語料。

因為這樣的目的,當初進行訪談時,對象便設定2008年當時年紀超過七十、受過日治時代聾校教育、以手語為主要溝通語言的聾人,且談話皆以手語進行、儘量避免 使用文字,談話內容多以受訪者的人生歷程與他們日常生活中所談及的各種話題為主,希望能盡可能廣泛地採集到受訪者的所有詞彙。

最後尋得的主要受訪者有:台 中大甲的蔡一興、何春貴夫婦,2008時年七十三、七十一;台中大甲的李榮華老先生,時年七十七;台南白河的李仰豪老先生,時年七十七;屏東東港(後移居台北 )的陳茂森老先生,時年八十。

也為了盡可能完整呈現受訪者的語言,因此這個網站呈現的方式,便不採取多數手語線上詞典網站以手語單詞為主的方式,而改以句子為主體,希望藉此除了單詞外亦可同時呈現出台灣手語的文法等其他部分。

想提醒的是,這些影片的主要意義,並不在於「台灣手語原本是這個模樣,這是標準的臺灣手語」,更確切地說,這些訪談記錄的意義在於呈現「台灣某個時代、某個地區的某些聾人所使用的語言樣態」。作為一個視覺語言,手語是個相當區域性的語言,在台灣這個叢爾小島,北中南就各自有慣用的手語詞彙,這些影片記錄的是台灣手語的部分,而非全部,因此若將這些受訪者的語言當成台灣手語的唯一標準是很不恰當的。

目前整理好的影片僅占訪談記錄的小部分,網站的呈現方式也是初次的嘗試,日後會陸續更新,也希望使用各方能不吝給予意見, 希望能藉由你們的回饋, 讓這個網站能發揮更多的功能,也讓對台灣手語有興趣的人能更進一步體會台灣手語的美妙。

手語稿符號說明

∩ 表示左右手同時打不同的字。
/ 表示句子短暫停頓,相當於中文的逗號。
[ ] 表情、嘴形、動作等非手信號。例: [皺眉]。
++ 該單字或動作重複。
@( ) 表示人稱位置。例:@(3)七十,表示「七十」這個手語是打在第三人稱的位置上。
@ 分類詞,以形狀來表示物體。
例:@屋牆,此處以平攤的手掌及整個手臂來表示上文提到的「屋牆」。
# 書空(在空中、掌上或平面上寫字)。

感謝

此網站若對於台灣聾人的族群、地位、文化、語言等等各方面能盡綿薄之力,首先該感謝蒂亞吉歐Diageo公司所舉辦的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劃( http://www.keepwalking.com.tw/10th2013/ ),若非有這個計劃的獎金資助,我無法購買器材、在2008年一年間毫無顧忌地在全台遊走、尋訪年長聾人。

再者,要感謝的是所有願意接受我訪問的受訪者,包括了住在台中的蔡一興、何春貴老夫婦、務農的李榮華老先生,以及他們的好友徐李葉、林朝枝,住在台南的李仰豪老先生跟他的好兄弟們,住在屏東後來移居臺北的陳茂森老爺爺,以及其他所有曾短暫接受我的拍攝的聾人們。這些可愛的老聾人願意忍受我像個狗仔一樣整天拿著笨重的攝影機進到他們家裡東拍西拍、跟著他們拍下所有一舉一動、沒事就要他們不停述說陳年往事,感謝他們的包容與配合,除了給我手語外,他們還讓我看到了什麼叫單純又樂觀的人生態度。

尋找適合的受訪者並不容易,特別感謝熱心帶著我認識蔡一興夫婦與李榮華老先生、並在我住在台中時照顧我許多的淑如,因為她聾人們才能短時間內對我卸下防心,願意接受我的訪問,還有許多知道我在尋訪老聾人便熱心幫我介紹可能符合訪談條件的人們,因為你們的熱心,我才能找到這些可愛的老人家。

還要特別感謝幫忙拍攝手語單詞影片的吳家瑜--小魚以及演示說明影片的陳友馨--KK,網站中的手語單詞及說明影片,全賴兩位聾朋友的協助,而且拍攝當中,也指出我對部分手語的誤解並協助理解、修正,稍稍減輕了我可能「誤人子弟」的擔憂。

還要感謝當我遇到瓶頸時,曾受我詢問騷擾的諸位手語翻譯前輩們,包括了李振輝老師、丁立芬老師、李俊樂老師等人,一直很關心弱勢族群議題的汪其楣老師的鞭策則使我不敢不加快腳步整理影片,中正大學語言所的怡君從學術的角度給了語言學門外漢的我不少建議跟想法,對聾人族群也很關心的人類學家玩臻願意跟我討論關於聾人的種種觀察、以及只因為是資訊工程師又倒霉認識我、就一直被我詢問一堆阿里不達的電腦問題的東毅,十分感謝這些人的協助。

還有,要對所有關心這個計劃、問過我「啊你的夢想是要什麼時候弄完啊」的所有朋友們說:「我這不就交作業來了嗎」,希望你們能喜歡這些影片。

而這個網站能呈現在各位的面前,感謝JOY HSU願意細心了解我的需求、包容我的天馬行空及懶散、超越設計公司配合開發設計,才終於讓網站得以成形,此外,更有賴明安資訊公司鄭珺光先生願意無償提供空間,讓這個網站有安身立命之處,真的萬分感激。

若非以上這些可能是上輩子踩破我家屋瓦、這輩子來還債的諸位協助,這些訪談影片要能見天日,怕是遙遙無期了,再次向各位深深一鞠躬。